【原创】钓鱼

八月份和父亲来南沙疗养,有一天下午在楼下散步看到小溪里一群鱼浮出水面,细看一只只都不小,怎么也有四、五斤 ,于是动了钓鱼的念头。

     这次回家就把一套四只装的新雨杆带到南沙来,想着可以陪父亲钓钓鱼。

     星期二,我和女儿上雨具店买配件——鱼钩、鱼线、鱼饵、铅坠子、缠线板、浮标。鱼店老板一听我既不懂扎鱼钩也不知道鱼杆多长很是无奈问:“要钓多大的鱼啊?”
    “五六斤”我说。
    “要什么鱼饵?”
    “鲫鱼。”(我就知道的就是鲫鱼了)
    “要不给你这个什么鱼都可以钓。”
     我一看老板拿的是一包“鲫鲤草鳊”通杀鱼饵,“行就这个。”
     老板又给了一包七号的鱼钩,四个铅坠。
     最后,我和女儿说:“你向老板学学怎样扎线吧。”女儿很快学会,于是回家。

     到家后,我马上叫女儿扎了两只鱼杆,鱼钩、浮标、铅坠子、缠线板等一一配齐,带上水桶、椅子,父亲、我、女儿——祖孙仨浩浩荡荡地出发。

下楼问一下保安,说是桥边就有鱼,(我也曾看到有人在哪里钓过,女儿当时还向他要了一只巴掌大的鲫鱼,养在浴缸里。)于是,我和女儿就在桥边摆开阵势,一人拿着一把鱼杆准备开钓。

    女儿打开鱼饵粉倒下一半和水捏成团,我把空鱼杆放水里试标(十几年没摸过鱼杆了,最后一次钓鱼是女儿初中毕业前。)不过依稀记得空标四目,实标俩目是最好的。

     俩鱼杆刚试好还没开始钓,不知什么时候走开的父亲回来了。“我带你们到前面钓,哪里有个平台又安静没人,不像这路边老有人走动。”

    于是, 我们收拾东西跟着父亲走了大概俩分钟,来到一个眼前像水墨山水画的地方。
    顾不上欣赏美景,我和女儿开始钓鱼。甩杆,四目标,高了(记的当年师傅教的)收杆;(收时不忘甩一下省的浪费鱼饵)重新调一下浮标再甩杆,俩目标,刚好,眼看着浮标等着鱼儿上钩。收、放十个回合,终于可以每次投向同一个地方了。
就这样悄悄别离,就这样离你远去,说一声珍重再见,我在默默地祝福你。

TOP

本帖最后由 默默 于 2013-11-24 00:04 编辑

时间一秒秒过去,浮标并没有动,数着数1,2,3,4……100,我给自己定的数,但常常没数完)甩一下杆收起,可见耐心不够)再加鱼饵,放杆,一次次重复着……

     大约半个小时女儿和父亲已是不耐烦了,他们决定去散步一会过来找我。

     这下周围更静了,眼前水面上除了俩目的浮标一动不动外,还有一棟棟别墅的倒影。
     我低头看一下绿色的水面,再抬头望一望天边的晚霞,心中的烦恼似乎随着鱼杆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……
     眼前只有这俩目一红一绿的浮标,望着它,脑子一片空白,微风吹过,水面有些许涟漪,深深吸一口气,一淡淡的清香,真想时间就在这一刻停留。

     动了,第二目的黄色的浮标沉入水底,“有鱼在吃鱼饵。”我急忙向左边甩了一下杆,手感到有一点阻力,鱼竿提起很轻,低头一看,我笑了,果真有一只鱼挂在钩上,一只小雨,小得和大拇指一样的非洲鲫鱼。

    散步归来的爷孙俩刚好看到我的初次战果,边笑边帮我收拾东西,回家的路上我和他俩说,不知是没有鱼还是鱼饵不对,一个多小时没有鱼来咬钩,这只大拇指一样的非洲鲫鱼还是游过时被我甩到的。
就这样悄悄别离,就这样离你远去,说一声珍重再见,我在默默地祝福你。

TOP

楼下的小公园里就有鱼,一巴掌大,免费垂钓。每天都有人来,一座一天,钓上来后再放掉,挂上鱼饵继续钓。
我是享受不了那份情趣的,好像谁说过来着:其实钓鱼就是欺骗,骗鱼儿上钩,上钩了,你就赢了。
陶冶情操么,我实在没那份耐心。

TOP

楼下的小公园里就有鱼,一巴掌大,免费垂钓。每天都有人来,一座一天,钓上来后再放掉,挂上鱼饵继续钓。
...
PL 发表于 2013-11-25 10:11


钓鱼真能训练人的耐心。

TOP

现在钓鱼蛮时兴,我没有那份耐心,可能修炼不到。

TOP

第二天下午四点多,我又带上鱼具出门,这次不再到平台去了,女儿和父亲已没有兴趣跟来。我就在桥边安心地坐了下来。
   
    这次比上次熟练多了,把鱼饵和成团、试标,把泡过酒的米撒些在钓位上,就开始钓了起来。

    不知是这里的鱼多还是酒米香,浮标开始会动,沉下一目,鱼儿在吃了,甩一下,提竿,啥也没有,想来是鱼儿还没把鱼饵吃进嘴里呢,继续……,浮标动了,沉了半目,又恢复原状,不理,俩目全沉入水底了,甩一下,鱼上钩了,手感不错,俺心里暗暗高兴,急忙向上提鱼竿,“噗嗤”一声,鱼跑了,想是咬得不紧,我又太着急往上提,被它挣脱了。

    带着一丝失望,继续……接受了前几次的教训,心想这次一定要沉住气,一目下沉、不理,看着它有恢复原状,猜想是鱼儿在试探性地接近鱼饵,俩目下沉,用力一甩,“鱼上钩了”俺暗暗高兴,提一下竿,有点轻,提起来一看,哈……巴掌大的非洲鲫鱼,后来过称才知竟有二两重。

    有了这第一只鱼打底,俺的自信心足了,不知不觉地我发现当年钓鱼的感觉回来了,越来越顺手了。
又钓上了俩只巴掌大的非洲鲫鱼后,我更沉的住气了。

    鱼竿刚下钩,就见浮标在上下轻微浮动,接着沉了一目,又恢复,俩目沉入水,迅速上浮,甩竿,“有了”感觉比先前几次重些,心想:不能再着急了,凭十几年前的经验得让它跑几下,找机会把它的头提里水面再放回,多次重复,等他累了。于是,顺着让它跑了三圈,往岸边啦,整只露出水面了,提到草地上,拿着毛巾往鱼身上一盖,抓住它,往桶里一放,手忙脚乱地,这才有空仔细一看:咦,什么鱼啊?之前没见过,看着像武昌鱼。 天开始暗了,收工回家,女儿用称一称六两重。
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
就这样悄悄别离,就这样离你远去,说一声珍重再见,我在默默地祝福你。

TOP

现在钓鱼蛮时兴,我没有那份耐心,可能修炼不到。
从头越 发表于 2013-11-26 11:27


我也是属于急性子的,自己也没想到能静的下来,许是事太多刻意在逃避。一竿在手竟能什么都不想,尽情地享受那片刻的宁静。

TOP

第三天,我还像以前一样早上六点半就起来,想到小溪里的鱼就带上昨天新买的抄鱼网等又来到桥边,早上的空气特别清新,坐在小溪边,望着碧緑的水面,俺的心情从没有过的平静,甩竿收竿已成了习惯动作。大概过了半个小时,鱼才开始有动静,我想它们也是刚起床吧!
就这样悄悄别离,就这样离你远去,说一声珍重再见,我在默默地祝福你。

TOP

本帖最后由 默默 于 2013-11-28 08:42 编辑

陆续钓到三只非洲鲫鱼后,把鱼竿往桥洞下放,没过多久雨标开始动,先是微微上浮半目,又恢复原状,接着往下沉一目,迅速上浮,我急忙用力一甩竿,“有了”手感挺重的,不管大雨还是小雨,先遛几下,往上一提,“咦,锦鲤。”俺乐了,收工回家。
“妈,今天战果不错嘛,三只非洲鲫鱼一锦鲤。”女儿迎上来,把鱼过了称,非洲鲫鱼差不多二俩重,锦鲤约半斤,接着,我们把鱼放在洗菜槽里观赏了一番,女儿说:“锦鲤是观赏鱼不要吃,非洲鲫鱼又太小,我们把鱼全放了吧。”虽说觉得有点可惜,但我们还是把它们放到楼下的一个密封池子里。
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就这样悄悄别离,就这样离你远去,说一声珍重再见,我在默默地祝福你。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