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转帖]环球嘉年华在华亏损2000万 报亏有避税之嫌?

8月15日,北京环球嘉年华董事长张淑华女士向媒体证实,截至本月14日,环球嘉年华在京收入约1亿元人民币,亏损达2000万元。主办方预计,在剩下的8天运营时间中,将接待40万游客,届时将达到收支平衡。
  在2003年的上海夏季版环球嘉年华中,其组委会副总指挥朱伟峰也对外宣称,亏损1000多万。不过,一再的“出师不利”似乎并没有影响到环球嘉年华对中国的热情。来自环球嘉年华方面的消息称,其下一站武汉的行程没有变化。
  “如果环球嘉年华总不赚钱,怎么还会有人愿意将其作为大型合作项目引进呢?”一位不愿
透露姓名的专业人士提出质疑。
  京沪引进赔钱项目?
  “总是宣称不盈利,环球嘉年华可能在以这种方式避税。”这位专业人士告诉《国际先驱导报》。大军经济观察研究中心的仲大军也持相同观点。仲大军表示,宣称亏损或者不盈利是跨国公司避税的一种很常见的手段。
  据知情人士透露,环球嘉年华都是采取与当地政府合作的方式运作,与政府之间会达成分成协议。作为中外合作的大项目,政府引进的时候肯定会考虑到是否盈利。“通常来讲,合作项目都是赚钱的。如果不盈利,当地政府是不愿意引进的。”
  “如果环球嘉年华不赚钱,怎么会有那么多地方政府肯和它合作?像上海,去年就办了两次,在北京,它也是打算长期办下去的。如果不盈利,政府为什么还会继续和它合作呢?”这位人士说。
  据专业人士介绍,通常来说,国外的这种娱乐活动通过宣称不盈利,可以很容易达到避税目的,最常见的手段是多列成本,隐瞒收入。“这种娱乐活动的收入基本都是现金收入,它往指定的银行账户存多少钱只有它自己知道,瞒下来的收入可以通过和国内某公司合作,转移到境外,也可以买成设备或者其他物品出去,还可以通过地下钱庄,有很多手段都可以把这部分收入境内消化。”专业人士告诉《国际先驱导报》。
  据这位专业人士介绍,在成本中,引进设备的成本通常可以抵扣税款,按照有关政策,最后会按照成本退一部分关税。所以,这些公司乐于把设备成本做高。而其他的人工、水电等等成本,有一部分是要与收入互相抵消。税务部门是按照抵消一部分成本后的营业收入来收取营业税的。“通过这种方式,可以少交很多税。”
  嘉年华成本没定数
  “对于环球嘉年华来说,国内第一次引进这种项目,没有参考,成本基本是它自己说多少就是多少。”专业人士说。
  据有关媒体报道,去年上海的夏季版环球嘉年华曾经宣称成本达到1.1亿,而上海市浦东新区文化广播电视管理局副局长杨德林透露,成本没有这么高。杨是将嘉年华活动引进浦东的政府官员,他的另外一个身份是环球嘉年华组委会常务副主任兼总指挥。
  其中,主办方宣称,设备运输、组装等项费用1000万元;广告宣传费用1000万元;毛绒玩具采购及设备租用、场地租用、水电费等,运转两个月预计7000万元;由于SARS,导致延期成本近2000万元。而据杨德林介绍,设备运输组装费为800万;人工成本也不高;至于广告宣传费用,更没有所说的那么高;非典导致的延期成本仅有800万。其中,关于毛绒玩具,主办方宣称单个成本约为800元人民币,但据杨德林透露,毛绒玩具最低单价仅75美分,最高的不过17美元,换算成人民币,最高也不超过140元。
  为了了解北京环球嘉年华的相关成本,本报记者拨通了张淑华女士的电话,对方一再拒接。一位曾经采访过张女士的北京某媒体记者告诉《国际先驱导报》:“我现在对于环球嘉年华方面说的数字不太信任。它的负责人在接受中央台采访时说过的确切数据,我再找她求证时就不承认了,而且一些数据说得经常前后不一致。”
  税费非不确定成本
  7月中旬接受媒体采访时,拥有“环球嘉年华”注册商标的香港汇翔公司总经理区健坤和张淑华都曾表示,考虑到税费、天气等问题,北京环球嘉年华最终能否盈利尚不好说。
  将税费作为影响盈利的一个因素是因为2003年夏季版的上海环球嘉年华中,主办方曾宣称,由于对税务过于乐观,导致了亏损。据了解,夏季版上海嘉年华在总成本1.1亿,营业收入高达1.3亿的情况下,所有的税加起来缴了近3000万,最后导致亏损1000多万。
  环球嘉年华的这种说法招致了专业人士的质疑:“像这种大型娱乐活动,是有精算师来计算票价定在哪个价格才合理。税、成本等等问题都要考虑进去的。”
  据当时的媒体报道,环球嘉年华董事长汉斯·洛德斯一直认为,环球嘉年华是“文化和娱乐业,介于文化和体育之间”,“应按约5%的标准缴税”。而有关部门是按照娱乐产业20%的标准征税的。
  但专业人士介绍,环球嘉年华属于中外大型引进项目,找的应该是国内的精算师计算,不存在不了解中国税率或者对税率有歧义的问题。而且像环球嘉年华这种包含刺激性运动的项目,是要上保险的。保险公司的精算师在计算该交多少保费时,税率也是其中的一个参照。
  “因为税收导致亏损的说法实在是太可笑了。”专业人士说。
小雨分江,残寒迷浦,春容浅入蒹葭。雪霁空城,燕归何处人家?小雨分江,残寒迷浦,春容浅入蒹葭。雪霁空城,燕归何处人家?

[转帖]环球嘉年华在华亏损2000万 报亏有避税之嫌?

环球嘉年华走了。临行前,北京环球嘉年华董事长张淑华女士透露,截至8月14日,环球嘉年华在北京亏损了2000万元。但张女士同时还表示,在2008年前,争取每年都在北京举办一届环球嘉年华。
  用4年时间投资8000万的环球嘉年华到北京来,难道是为了普及世界娱乐知识,博北京人一笑的?当然不是,因为嘉年华是个商业品牌。那么,究竟是什么原因让环球嘉年华一
边大喊赔钱,一边又憋足了劲往上冲呢?这首先得从环球嘉年华的“赔”钱史说起。
  2003年初,环球嘉年华香港站宣布:58天共吸引游客190万人次,人均消费63元,总收入达到1.2亿元,勉强收支平衡,原因是香港人太少,没有突破嘉年华在迪拜盈利1000多万的成绩很正常;
  2003年秋,环球嘉年华上海站宣布:72天共吸引游客150万人次,人均消费90元,总收入达到1.3亿元,亏损了1000多万,原因是“非典”导致人均消费不高和上海的税高,没有突破嘉年华在香港盈利1000多万的成绩很正常(值得注意:到了上海,嘉年华香港站突然盈利了);
  2004年夏,环球嘉年华北京站宣布:52天共吸引游客110万人次,人均消费132元,总收入达到1.2亿元,又亏损了1000多万,原因是北京晴天太少,以及成本太高,毛绒玩具比上海多花了2400万元(卖了多少,没提),没有达到嘉年华在上海的收支平衡很正常(值得注意:到了北京上海又平衡了);
  纵观嘉年华的“赔”钱史,不难总结出 “赔”钱规律:当时赔,过后就不一定赔了。但无论怎么算,都是一笔糊涂账,至于糊涂的原因,环球嘉年华上海组委会副总指挥朱伟峰已经回答了:“我们在香港经营的税收只有2%,在迪拜更是零税收。但在中国内地,我们却不得不按娱乐业的税率交纳税收,这就意味着我们必须上缴20%以上的税。上海站所有的税加起来我们交了近3000万。可要是换成香港,如果出现1000多万元的亏损,我们就不用缴税了。”另据了解,环球嘉年华在北京企图不交营业税,只交所得税,但没能成功。
  按照张淑华给记者算的账来看,环球嘉年华真是“赔”了。环球嘉年华到北京,设备运输、组装等项费用1000万元,广告宣传费用1000万元,毛绒玩具采购及设备租用、场地租用、水电费等,运转52天预计1亿元,而从7月初开业以来,嘉年华平均每天收入约200万元,亏损了1000多万很平常。
  “环球嘉年华在北京就不可能赔钱!”北京的一位政府官员说。“嘉年华最大的成本是设备运输费,最多就800万,而嘉年华的大型游艺设备中,除摩天轮等经典设备是由主办方购置外,大部分设备都是租来的,租金根据营业额与设备营运商分成。人工成本也不高,100多名境外员工中也只有40多位拿着相对的高薪,绝大部分员工是北京临时工,每天报酬不过60~80元。来自北京石景山区统计局的统计显示:环球嘉年华的预计收入应为2.4亿,而不是1.2亿元。”
  “最赚钱的部分在游戏。”一位组委会的知情人士透露。“游戏的返奖率只有23~25%,毛绒玩具的成本约为150~800元人民币,最低的仅75美分,最高的不过17美元。”在嘉年华中难得一见的世界级游艺设备没几个,多数是套圈、彩票、射击、飞镖等中国庙会上常见的“软游戏”。“环球嘉年华的商业模式就是通过“硬游艺”吸引游客,通过‘高价贩卖毛绒玩具’获取利润。”
  按理说,这么高的利润换来的服务,总能让游客乘兴而来,满意而归了吧,其实不然:
  7月11日晚,“极速大风车”骤然停止,11名游客被困空中,约10分钟后才恢复正常;
  7月17日下午,4名游客在玩“欧洲大货船”时,在空中停滞了10分钟;
  7月18日下午,环球嘉年华将涉嫌博彩的“推堆机”撤出游艺场地;
  7月31日中午,“激流滚木”突然出现故障,十几个乘客滞留在水中……
  除此之外,环球嘉年华还暴露出不退币、扰民、不开发票等诸多问题。
  如今,环球嘉年华离开北京了,尽管这一大堆的问题一个也没解决,但其却信誓旦旦地宣称:我嘉年华明年还来!听说,9月22日,环球嘉年华将以“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”登陆武汉,心里真替嘉年华捏把汗,你以为同样的伎俩真能次次“见血”呢?还想再回北京,算了吧,别了,环球嘉年华!(
小雨分江,残寒迷浦,春容浅入蒹葭。雪霁空城,燕归何处人家?小雨分江,残寒迷浦,春容浅入蒹葭。雪霁空城,燕归何处人家?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