寻梦

本帖最后由 荷衣 于 2020-5-22 19:57 编辑

梦境的梦,不是梦想的梦。

小时候,住在两个相连的木箱上,紧挨着水泥窗台。窗台上总放着几张纸,一支笔,夜里若从梦中醒来,就会抓起笔,借着月光,简单地记下梦境。

那时候的梦不是在飞,就是在跑。
从高楼顶上出发,从这个屋顶飞到那个屋顶,偶尔会降低高度,但绝不让自己掉到地上,一次又一次——一夜又一夜——地看自己到底能飞多远。
(也许是白天太多次爬到隔壁大院的锅炉房顶上玩?)
跑则是实实在在的逃跑。或者仿佛是游击队长,孤身一人深陷敌后(日本鬼子?),然后是英勇搏斗,突破包围圈,不停地奔跑。或者仿佛是从紫禁城撤退的大队宫人之一,跟在轿子后面,太阳很大,长长的队伍望不见首尾,却悄然无声。
这两个梦反反复复做了多年,一边梦,一边改,睡着。

后来上了大学,又把去别的大学找旧友的梦来来回回做了几年。

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不再做重复的梦,也不记得什么梦,每日只浑浑噩噩。

父亲去世后,找同学的梦似乎又捡起来做了一回,也许是因为回到老房子的缘故吧。
梦得更多的是父亲,年轻的,年老的,甚至是去世后的。场景多半是在老房子,冬天,父亲去世的季节。天气好的梦则是春天,在校园,那是小时候我们住的地方,也是我和父亲工作过的地方。

母亲去世后,几乎不再梦见父亲,但也很少梦见母亲。
梦见母亲的时候总是和弹琴有关,或者在和她讲教琴的趣事,或者在和她的学生交谈,很少有她亲身出现。
哥哥也说很少能梦见母亲。只有姐姐梦到得较多,每次梦见时还能和母亲拉拉手,聊聊天。

今早梦见遇到她的学生弹罢钢琴从舞台上下来,学生问我她怎么样了。
在梦里,我想起来刚刚仿佛梦到过母亲,仿佛在梦里的梦里,她刚问过我这个学生怎么样了。于是在梦里的我努力去回想刚刚的梦境……
醒来又是一片茫然。

根本没有那个名字的学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