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年

年初时,中学好友病殁,在她的婚礼前夕。

夏天时,大伯家大姐过来玩,塞给我好多钱:“人生大事,都是二叔给我们拿的主意。”
自打父亲去世,他的亲友似乎都在担心我的经济。
从此少不得要多多埋头苦干挑灯夜战。

秋天时,梦见父亲和何叔在一起聊天。
前年何叔已经不大认识人,家里大小事情往往是他老伴来问我父亲该怎么办。
……后来听说何叔两口子在这个秋天过世了,前后相隔十来天。

冬天时,大姐夫发短信说病榻3年多的大伯母去了。
父系父亲这一辈的人都不在了。

“露の世は 露の世ながら 然りながら”

翻查这句话的时候,耳机里恰恰响起《大话西游》的《一生所爱》。

记得昨夜的梦里有你。
记得我笑了。
可是记不得是什么时间在哪里有什么事情。

就像听着这首喜欢的歌,其实听不懂它的歌词。
无那携琴伤歌舞,凭栏梦酒醉逍遥。

TOP

生命很脆弱,前年中秋节确诊的大妹,去年四月份走了;今年七月刚得知病情的老公的妹妹,十月也走了。她们俩都是特别积极生活的人,都刚五十出头。
生活突然没有目标,2014年俺就晕呼呼地过来了。
我时常漫步在小雨里,在小雨中寻觅。小雨像一首飘逸的小诗,常萦绕在我心底。

TOP

冒泡○? ? ? ? ? ? ? ? ? ? ? ?
我时常漫步在小雨里,在小雨中寻觅。小雨像一首飘逸的小诗,常萦绕在我心底。

TOP

苦海,翻起爱恨,在世间,难逃避命运……
细风和雨气,寒竹度帘声。日觉蹉跎近,天教懒慢成。

TOP

苦海,翻起爱恨,在世间,难逃避命运……
风细柳斜斜 发表于 2018-7-18 11:31


活着就有希望!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