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1月1日

旧的一年就这么过去了,新的一年就这么来了。这一阵子经常听胡德夫的《匆匆》,然后觉得自己老了,还好沧桑给胡德夫带来的魅力无可抵挡,这也让人悲怆过后尚可坦然。日子就这么走了,谁也留不住,就像人要走了,也留不住。今年大家都说去火葬场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了,那天去送殡的车上,我说大家早晚都到那里集合。燕儿说老徐在这条道儿上已经走到林业局了。上火葬场的山路都堵车,这实在有些幽默。火葬场松柏常青,人头攒动,告别厅里瓷砖如冰。花圈上的纸花不再硕大单薄,而是小而细密的团花,比以前的好看。

    总去火葬场,会觉得活着,挺好。

    感冒了几日,一转眼已经是年末了,回顾过去的一年,有失有得,无所谓了,都过去了。什么都是浮云,所以轻松些,宽容些,快乐些吧……

       语录:

       跨年晚会12点欢呼时,

       我:“2011年了,说说你今年的愿望?”

       小强:“我想买个打火机,买个沙漏。你的愿望呢?”

       我:“我的愿望是不希望你买打火机,沙漏么,将就将就可以买。”

       小强:“你怎么先把我的愿望给毁了?”

总去火葬场,会觉得活着,挺好。
风细柳斜斜 发表于 2011-1-21 00:29


一个在民政局工作的同学也常这样说,所以他挺乐观。

也许是自己老的缘故,这几年身边病的人去的人像突然间多了起来似的。去年,竟然有一个亲戚和两个好姐妹得了同样的病,看着她们顽强地与病魔拼搏着,觉得自己幸运的多。

2011年有什么愿望?还是那句:自己、家人和朋友们都平安、健康、快乐。

TOP

跨年的时候一直惦记1月份的一个体检,以为预约了近一年的这个体检后会真相大白,从此该哭的哭该笑的笑。
结果体检做了。
……
……
……
得知原来这样体检是要每年一次地进行下去……

捧着潘多拉的盒子继续等待,天长地久。
无那携琴伤歌舞,凭栏梦酒醉逍遥。

TOP

2014年了,不管看与不看,这个论坛还在那里,有些心安,有些安慰,有些感谢
细风和雨气,寒竹度帘声。日觉蹉跎近,天教懒慢成。

TOP

时钟嘀哒嘀,嘀哒嘀,永远在转动
细风和雨气,寒竹度帘声。日觉蹉跎近,天教懒慢成。

TOP

时钟嘀哒嘀,嘀哒嘀,永远在转动
风细柳斜斜 发表于 2016-4-4 23:31


2017年了。冰儿新年好!

TOP